目前日期文章:201201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高米回家的時候,已經接近凌晨,我在沙發上睜著眼,一動不動地盯著他。他還是那樣歉疚的笑容,「娜娜,我……」他頓了頓,說,「陪那客戶喝酒,喝了一夜。」我的雙眼似刀剜在他臉上,淒厲地笑了笑,「怎麼沒酒氣?」他瞥了眼地上的手機,徒地提高了音量轉換話題,「我知道一夜不歸陪客戶是我不對。可是老婆,你也沒理由拿手機出氣。手機也要錢買的。」

 

當初是瞎了狗眼,才會看上這樣的男人。

大話連篇,睜眼說瞎話。

 

我將沙發上的抱枕朝他臉上扔了去,整個人是狂暴的獅子,一跳而去,手掌朝他臉上一刮。「啪」地一聲,他滿臉震驚,待回過神,已經高高揚起了手,想要打回我。我揚起臉,朝他吼,「有種你就打,你今天敢打我,你試試看!」

他手抖了一抖,跟著吼了起來,「你不可理喻。」

「你下次跟女人睡覺,最好看好自己的手機。」

「你說什麼?」他聲音低了一低,將手垂下,眼裡滿滿的震動。我咬牙冷笑,「那女人用你的手機打電話給我。她什麼都招了,刷門、上床,只差沒現場播放。姓高的,你要算個男人,就痛痛快快的誠實招了,再快一點離婚。你要不算個男人,你就拖著、藏著吧。」

「沒有的事。」他一口咬定,簡直就不是個男人,「肯定是那女客戶喝醉了,趁我上洗手間的時候在瞎說。」我怒火高漲,他又是對天發誓,「娜娜,如果我有,不得好死。」

我突然就冷靜下來,只是瞪著他。

我居然能冷靜。

易可數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去超市買了頂灰色帽子,長長的邊角。還買了件極大極寬的白色T恤、短褲。整個裝扮下去,連我自己都幾乎認不出自己。出了超市,立刻換卡給狐狸精打了個電話。我叫了聲,「妹妹。」問她,「那男人來了麼?」我說,「真擔心他辜負你。」

她卻笑出聲,「姐姐,不怕,我自信比他家的黃臉婆好。」

呸!誰是黃臉婆!死狐狸!

我聲音一低,「這樣真好……」

她忙問,「姐姐,你怎麼了?」

 

我低低的聲音,變成了輕輕的哽咽,「沒事,只是……只是好想見見妹妹,說說心裡話。雖然沒有見過面,可是……總感覺你是個好人。」

 

她「呃」了聲,說:「我正在酒樓,姐姐,你要來麼?你可以來幫我看下這個男人,看他值不值得我付出一切?」

 

「好啊。」我立刻招了計程車,飛奔往目標地。在車裡還一直跟她通話,小心翼翼避免露出馬腳。到達她說的酒樓時,將電話立刻關機。我「蹬蹬」沿台階而上,台階是大理石製成的,平滑,然而蹬在上面,卻是陡的,彷彿一個不小心隨時都會摔下來,摔得全身骨頭都碎滿地,成滿地的渣子。好不容易跑上去,放眼一掃,熟悉的面孔坐在窗邊。

我拉低帽子,盡量遮住自己,憋著滿腔的怒火走到他身後的空桌上,背著他而坐。

 

 

易可數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男人的手機 千萬不要給老婆拿到 

 

第一章:惡整小三

 

 

我小時候很混帳,但,何只混帳呢。

 

高米說我做的最絕的一件事,就是十歲時拿著稀罕的照相機,啪啪啪替他照了幾張祼照。原因不過是他不小心將一句「你媽媽來了」,順口說成了「你媽的來了。」他說想不到,這樣一次口誤,在他道歉了不下十次,我還一直懷恨在心。趁他去河裡跟一幫同學游泳,被別人硬扯下褲子的時候,讓我逮著了機會,照了幾張裸照,堪稱精品——現在,那幾張裸照還掛在臥室,以供「瞻仰」。 

他一定想不到,那扯褲子的同學,是被我幾塊錢收買的。 

他更想不到,為了這幾張照片,我被老爸用棍子追著打,屁股疼了十幾天。為了教訓他,十足下了本錢。很長一段時間,我都懷疑高米追我做女朋友,一定心懷不善。直到現在結婚了,也一直疑心,朗朗的六月天會忽然響起霹靂。

 

 

 

總之,太不實在。

 

瞧了眼浴室,見高米還在洗澡,便拿起他的手機,無聊看看,先是將簡訊看了個透徹,接著是看通話紀錄。

 

很乾淨,什麼也沒有,甚至連個通話紀錄也沒有。 

乾淨的讓人心裡直起疙瘩。

 

忽然想起了網上流傳的一個帖子,說是發送同樣的短信給手機裡的全部人,可以看到眾生面孔。我腦子一轉,手指靈動寫了個短信「忽然很想你」,發送給所有人。我躺在床上,像個頑劣的孩童,興致勃勃的等著回信。

 

電話叮叮聲響個不停,回覆的都是字母開頭,高米手機裡的電話號碼,全是用字母替代的。 

翻開一看,著實得意的很。 

 

 

 

「高米,發神經了?」 

「高米,捉弄誰呢?」 

「哥們,我可不是寶貝。」 

「哥們,背著老婆找小蜜了?」

 

…………

 

又揮動手指,打了句:哈哈,開玩笑呢!全體發送過去。資訊提示發送成功,卻又是「叮叮」聲響了起來。

 

字母是X,男女不明,資訊如下:我也很想你。

 

易可數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